海口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食天下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53

时间:2019-10-29 18:55:51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53

已经收拾完了黄文,我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对于他俩,我没兴趣,但是毕竟得罪了我,也不能便宜了他们。

“七哥,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们吧。”王绎龙和周鑫显然没有黄文那么硬气,看到我把他们交给王萧的小弟,向我求饶到。

但是我没有搭理他们,既然有些错误已经犯了,就应该有得到惩罚的觉悟。

“娜娜还在外面等我呢,我就先不在这了,今天谢谢大家,下次有空请兄弟们喝酒。”我向他们告辞到。

“唉,今天来了,我纯粹是看戏了,啥都没做。”蛮子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今天真正动手的确实,只有王萧和他的那些兄弟。

“能把我们蛮子哥青睐看戏也不错啊,哈哈。”我冲他笑了一下,“不和你们扯了,我先出去了,要不娜娜该等的着急了。”

我走出男厕所的时候,娜娜和叶蓓蓓两个人在外面站着,叶蓓蓓正在给娜娜说着什么,而娜娜则是一脸的担心。

看到我出来了,叶蓓蓓笑着说,“看吧,我说没事儿,你还担心什么。”

我瞪了叶蓓蓓一眼,“今天要不是因为你,就不会发生这事情。”

叶蓓蓓对我吐了一下小舌头,调皮的笑了一下,“快去吃饭吧,人家肚子都饿了呢。”

明显的是在转移话题,她是个女孩子,不和她一般见识,我走到娜娜跟前,牵住她的小手冲她说了句:“宝贝儿,咱们吃饭去。”

“肉麻……”叶蓓蓓在一旁撇撇嘴看着我们。

“我看你是嫉妒了,哈哈,你是没人要吧。”

“你才没人要……追本姑娘的人不知道都排了多长的队伍呢。”

……

幸好在吃饭的时候,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叶蓓蓓这个女孩子真是个惹祸精,这才认识多久,就给我招来这么多的麻烦,我都有点不敢和她在一起了。

吃完饭,叶蓓蓓问我们要去干嘛,本来还想和我们在一起的,但是被我以和娜娜要去做爱做的事情给拒绝了,我的这句话一说,娜娜满脸的通红。

叶蓓蓓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了句大流氓,就摇着屁股就走开,不知道去哪了。

看着叶蓓蓓离开的身影,我松了一口气,这个小丫头总是离开了,没有了她这个电灯泡,我和娜娜可以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大坏蛋,刚刚蓓蓓在一起的时候你说……”娜娜看到叶蓓蓓走了之后,拧了一下我腰部的软肉说。

“疼……”我装出呲牙咧嘴的样子。

娜娜看到我疼,急忙松开手,然后在我的腰间帮我揉了两下,“看你还敢乱说。”

“我哪有乱说,冤枉啊,明明是你们想歪了好不好,我们就是做爱做的事情啊。”我一脸无辜,可怜兮兮的看着娜娜。“求娜娜青天大老爷为小人做主啊。”

“就知道贫。”娜娜转过头,不在看我。

“好啦,宝贝儿,不生气了。”我上前去搂住娜娜。

“不许叫宝贝,蓓蓓都说肉麻死了……”

“那亲爱的?”

“不行!”

“甜心?”

“不行!”

“心肝儿?”

“你!!!!”娜娜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要不叫老婆吧,这个好听,……。”我没等娜娜答话就顺着唱了起来,“老婆最大呀 老公第二,你是我的心呀你是我的肝儿,我想要为你生个小孩儿。”

我唱歌向来是五音不全的,歌词也没记住,就是凭着零碎的一点记忆在这里往出唱了几句,反正就我和娜娜,也没别人听到,又不丢人。

“才不给你生小孩呢……”娜娜听到我唱的歌小脸一红,冲我冷哼了一下。

“老婆,咱们不现在生,以后生,嘿嘿。”

“就不给你生。”娜娜红着脸从我的怀抱里挣脱开,然后跑了出去。

“老婆等我……”我冲娜娜喊到。

娜娜听到我的话停下来,又跑回来,顺着我的腰上又掐了一下,“不许喊老婆,好多人能听到呢。”

“那叫什么啊?”我有些可怜的看着娜娜,“从刚刚我说的那么多称呼里面您老人家给赐个名吧”。

“嗯……”娜娜想了一下,“都不好听,好肉麻的。”

“必须得想个。”

“那还是叫宝贝吧……”娜娜撇嘴嘴,有些为难的说。

“宝贝儿……OK。”我不顾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得意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亲完后我就跑开了。

“你!!!”娜娜小脸红扑扑的,但是还是冲我做出了生气的样子。

“嘿嘿。”我我知道娜娜不可能因为这个事真的生我的气,边跑边笑着等着娜娜。

“不许跑,给我站住。”

“傻子才站住呢。”

我又边跑边逗着娜娜玩了一会儿,感觉有点累了,才装作不小心的让她抓住我,然后佯装痛苦的让娜娜连捏在掐的欺负了我一下,她才重新变的喜笑颜开。

我看了一下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就问娜娜,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娜娜的小眼睛转了一圈说她不想回家,回去这一个多小时也做不了什么,让我出主意。去新月广场吧,我向娜娜说到。

新月广场是距离我们学校很近的一个,我一直都没去过,听同学说那里很美,每天都会放彩色的喷泉,吹到身上凉丝丝的。

从学校到那,大概走路只需要十来分钟,打车五分钟都用不上就能到,娜娜一直想让我陪她去的,但是因为一直有事,所以都没能陪她过去。

现在有空,反正我们也闲着,我就提议我们去那里,娜娜听了也是一脸的兴奋。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不多,说去就得立刻动身。

我和娜娜站在马路边上,正好有一辆空车过来,就坐了进去。

开车师傅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看着我们两个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就笑着问我们,“小情侣,你们要去哪……”

“新月广场。”

车开了然后刚走了没几步,这个师傅就接着开腔了。

“新月广场啊……那里倒是个到是个约会的好地方,每天晚上人都很多呢,不过你们怎么会想到现在去呢……。”

“现在怎么了?”

“大中午的,很热的,喷泉也没有开,去了完全是受罪。”

“额。”我听到他的话呆了一下。

以前没住宿的时候,我总是一放学就回家,或者我网吧玩玩游戏,从来没有去过那里,我认为去那些地方卿卿我我是浪费时间,而娜娜的性格,她一个人去那里的概率更小了。所以我们都不具体知道,只是零零散散的听别人说过。

“师傅,那我们不去了……”我沉默了片刻,对开车师傅说。

开车师傅把车停下,转过头无奈的看着我们,“说晚了,已经到了。”接着他看到我和娜娜愣在那里又接着说,“要不我把你们送回去?”

“谢谢你,还是不用了吧。”都已经到了,然后在不来看看,那多亏,热就热点吧,我付了钱之后就牵着娜娜走下车。

一下车看着眼前景色,我就心里暗叹到,幸好没有回去,要不就让那个司机给坑了。

由于广场比较大,没有什么建筑物,在加上今天天气也不是特别热,旁边种了很多绿色的树,给人一种的视觉相当不错的感官,偶尔有微微的有小风吹来,对于我和娜娜这种整天呆在学校的人来说,还是相当惬意的。

广场上人也不少,在旁边的凉亭下,有成群结队踢毽子的人。还有一对对的小情侣穿梭在凉亭的走廊里。

我和娜娜正准备走了过去,去广场中间看看,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姐姐真漂亮,大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

我一下懵了,今天又不是情人节,怎么会有人叫我买花的,我的眼前,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手捧着一把玫瑰花,站在我们面前,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和娜娜。

娜娜没有说话,而是把头转过来撅着小嘴看着我,眼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年头有几个女生能忍得住玫瑰的诱惑。

“好吧,给我十束。”我冲小姑娘微微一笑,然后冲她说到。

我记得小黄毛曾经给我说过,玫瑰花应该是平时最高卖的不过5元一束,而在情人节或者七夕的时候会贵一点,十元一束。

第一次给娜娜送花,买一束花肯定是太小气了,所以我一下要了十束

“大哥哥,买十一束吧,代表着一心一意,祝愿你和这个漂亮姐姐的爱情能永远的一心一意下去。”

“嗯,小丫头嘴真甜,那就十一束吧。”

那个小姑娘麻利的把花分开,然后用变戏法的从不知道身上的什么地方取出一个包装纸,用彩色的小绳把十一束花包在一起,递给我。

“娜娜,拿着。”我把花交到娜娜的手中,娜娜拿到花脸上布满了红霞,显得格外的好看,她那诱人的红唇微微张开着,就让人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大哥哥……”

“嗯,怎么了?”我听到她叫我,转头看过去,发现卖花的小姑娘还在一旁看着我们。

“那个……钱还没给呢。”

“不好意思啊,忘了。”我挠挠头,旁边娜娜看到我的样子在那偷笑着,“多少钱啊。”

“花是一束20,十一束就是220,包装是五块,你给两百二吧。”

我听到这个小姑娘的花,脸一下的沉了下来,“你说什么,220?”

“嗯。”小姑娘确定的点点头,但是她在我问她的时候眼神闪烁,不敢看我,显然是价格出高了。

“要不我们不买了吧……好贵呢。”娜娜也在一旁小声的对我说。

“买!”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买花给娜娜,为了讨娜娜的欢心,我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数了220,递给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大不了就当是我路上把钱给丢了。

小姑娘接过我手里的钱冲我们笑了一下,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娜娜看着那个小女孩走了,才对我说到,“你好傻啊,刚刚明明那个小姑娘要价要的高了你还买。”

“是买给你的,就算再贵,我也心甘情愿。”虽然多花钱了心疼的要死,但是在对娜娜的说话中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毕竟很多时候,对女人来说,你爱不爱她,就是看你忍不忍心为她花钱。

我知道娜娜不是那种为了钱的女生,要不凭借娜娜的身份和家境,也不会和我在一起,但是这种女性的通病她,身上也应该少不了。

“谢谢你。”娜娜果然有些被感动了。

“就嘴上说谢谢啊?”我抬起头,撅着嘴看着她。

“大色狼。”娜娜说完后就在我崛起的嘴上快速的亲了一下。然后脸红红的看着周围有没有人看到。

娜娜亲完我傻笑了两下,就牵着娜娜向广场中间走去,走路的时候娜娜告诉我,刚刚的那个小女孩,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以前认识一样。

我笑着拍拍她的小脑袋,问她是不是特别稀罕小孩,所以才看到可爱的小女孩就觉得眼熟,要是给我能生一个肯定看着更眼熟了。

娜娜听到我的话冲我哼了一下,就要来掐我,被我早就看出她的那点小心思,躲开了。

“不许跑了,我要吃好吃的。”娜娜还抱着花,追我一直没追上,站在那里一脸气愤的看着我。

“嗯,走咯。”我主动过去牵起娜娜的小手,“小馋虫,刚刚吃完怎么还要吃?”

“不用你管,我就是要吃。”娜娜崛起小嘴。

在广场的一边有一个小型的夜市,主要卖烧烤、啤酒一类的东西,晚上那里应该很火爆,现在白天没什么人,我牵着娜娜往那边走了过去。

过去了之后,来到一个烧烤摊位上,娜娜对着那个烧烤摊位说,“要这个,要那个,还要那个……”

我的脸上一道黑线。

但是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娜娜这是惩罚我刚刚说她给我生小孩的……,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哭泣了,没办法,谁让我嘴长呢。

老板拿了一大盘的烧烤的烧烤端上桌子的时候,娜娜凑到我的耳旁说,“看那边……”

我顺着她的手指了过去,看到刚刚那个小女孩,正在站在离我们不远的一个桌子上,在那个桌子上坐着一个肥胖的男人。

从那个小女孩脸上的表情看,似乎很怕她眼前的那个肥胖男。接着就看到那个肥胖不知道对那个小女孩说了什么,那个小女孩脸上有些犹豫的站在那没有反应。

然后看到肥胖男似乎是有些生气了,拍了一下桌子,小女孩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些钱,递给那个肥胖男。

“这个小女孩好可怜呢,她的爸爸真坏。”娜娜悄悄的对我说。

“是挺可怜的,不过,那个男人不一定是她的爸爸哦。”娜娜的心地比较善良,看到那个肥胖男这么对待小女孩之后明显产生了恻隐之心。

但是我知道,社会上这种情景多的是。这种事,遇见了,最好当作没看见吧,要不又得惹了一身的麻烦。

“嗯。”娜娜听了我的话,乖乖的点点头,明显也是不想给我添麻烦,但是还是一边吃一边忍不住的向那个小女孩的方向看去。

过了没几分钟,我再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那个肥胖男和小女孩都不见了,只剩下服务员在那里收拾着桌子。

再看我们的桌子上,我和娜娜本来就已经吃饱了才出来的,现在娜娜点了这么一大堆吃的,我们俩人几乎都没碰,只有少数的娜娜吃了一小口。

“不吃啦?”我问娜娜。

“嗯,吃饱了,快上课了,我们回去吧。”娜娜对我点点头。

正在我们打算结账的时候,听到后面一个细细的小女孩的一个声音,“大哥哥,大姐姐,这些东西你们不吃给我好么?”

我回头,看到刚刚那个小女孩正站在我们的后面,眼巴巴的看着我们桌子上剩下的吃的。

娜娜也看到了她,“嗯,都给你吧,反正我们也吃不了。”娜娜冲小女孩笑了一下,然后问小女孩,“刚刚你爸爸没让你吃饭么?”

小女孩从身上拿出一个口袋,一边往里面装东西一边说,“他不是我爸爸。”

果然被我猜中了,看他们刚刚的那个样子,那个肥胖男应该是这里的一个地头蛇一类的人物,而这个小女孩则是他雇佣的帮手,别看小女孩卖的贵,但是真正的到小女孩手里的钱所剩无几,几乎都会被那些地头蛇给剥削了过去。

后面娜娜再问小女孩其他的问题小女孩就什么都不说了,只是快速的把我们吃剩下的东西打包拿走之后就一溜烟的跑了。

娜娜看到小女孩跑了,笑了一下,“这个小丫头,肯定还怕我们反悔呢。”然后她又想了一下,皱着眉说,“我总是觉得这个小女孩好亲切,似乎在哪里见过,怎么总是想不起来呢。”

“别疑神疑鬼的啦,傻丫头。”我抱抱娜娜,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着,“我很认真的,你要是稀罕小孩的话,就给我生一个吧。”

“哼,又说,不理你了。”娜娜转过头,看着旁边。

回到班里后,我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些恐惧,一直到我坐到座位上的时候,还不断的有人回头来看我,我有些莫名其妙,过了一会上课铃声响了,他们才作罢。

我郁闷的想到,难道中午打黄文他们被人知道了?要不怎么大家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问了一下旁边的小黄毛,他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不知道,就接着埋头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这小子,大中午的刚刚来学校就这样,不知道他中午的时间究竟在做什么。

下课的时候依琳走了过来想要和我说话,我正好问了她,她告诉我,原来班里同学都有些害怕的看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打黄文的事情被知道了,而是早晨我打丁晓龙的那件事,被人给猜到了。

根据依琳说,这件事也不是丁晓龙主动说出来的,而是有同学看到他鼻青脸肿的问他,他没有回答,只是害怕的看着我的座位这边,这才让有些人猜到的。

我看了一下,丁晓龙的座位,他今天下午没来上课,大概是去医院或者哪了,我也没多想,这件事只要他不是故意传出来的就OK。

他也算是识相,如果他是有心告诉别人的,那么他少不了再挨一顿打。

或许我打了他这一顿,真的能把他给打好呢,不在去给老师打小报告,我也算是为班级除害了。

依琳还告诉我,这件事情,班级里的人大都讨论的时候除了害怕以外,都是替我说好话的,由此可见,这个007平时在班里是多么的不受欢迎。

我笑了一下,给依琳说了一声谢谢,这事是她告诉我的,我估计我问别人也问不到。

依琳小嘴一撅,问我,就是嘴上说的谢谢啊,不来点实际行动?

听到她说的这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上次她的感谢……,心里有些尴尬。

依琳看出了我的想法,冲我笑了一下,“不是让你以身相许啦,有空我请你和娜娜一起吃顿饭,也算是对于上次的事情我的赔礼道歉。”

我想拒绝,但是依琳的态度很坚决,我也就没在多说什么,而是说回去找娜娜商量一下,有空的吧。

正好依琳去了,我们三个人一起,也能把上次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讲清楚,要不这事都不提起,放在娜娜心里总是一个结。

听到我同意了,依琳这才满意的回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叹了一口气,女人真是可怕,有的时候蛮不讲理,你还不能对她凶,希望这次能和娜娜讲清楚,她不要在生我的气吧。

整个下午我都在埋头学习,一直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给娜娜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今天下午有事,不和她一起吃饭了,娜娜很懂事,没有为缠着我。

给娜娜打完电话后,我拨通了另外的一个号,名字是“谢镒”。也就是当初王萧给我说让我以后宿舍里如果有事的话,去找的一个人。

很快,电话打通了,我把王萧的名字告诉谢镒,然后说找他有事,问他有没有空。

谢镒显然是之前和王萧在一起听到过我,只是告诉了我他的寝室号,说让我过半个小时去找他,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看着手里被挂断的电话,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了一下,这个谢镒,脾气倒是真的有点个性。

谢镒刚刚说他有事,得半个小时之后才在,我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相当于是没什么事做,中午我和娜娜他们在一起吃饭吃多了,现在也不饿。

我无聊的看看天空,寻思了一下,就先回寝室吧,反正闲着也闲着,待会在寝室去找谢镒还能近点。

我回到寝室本来以为只有自己会先回来,但是打开门了之后没想到周明,围棋,潘晓他们几个都在。

周明和潘晓又躲在床上看小黄片,而围棋在看书。

我好奇的问周明,“你不是谈恋爱了么,怎么没去陪马淼,回寝室干嘛。”

周明冲我撇撇嘴回答,“我们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不在,所以我们就早早的放了,我问过马淼了,你们班没放,闲着无聊就去吃完饭回来了。”

“那现在放学了,怎么不接着去陪马淼了呢?”

“懒不得去了。”周明伸了个懒腰,然后直直的躺到床上。

“看你累的,这才刚刚开始处对象就这么懒可怎么行。”我冲周明笑着说。

一旁的潘晓插话了,“人周明可和你不一样,绝对的大神啊,昨天晚上已经摆脱了处男之身了,这么快的动作,我们一起鄙视他。”

“不是吧,周明昨天晚上和马淼……?”我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明,我昨天晚上没回寝室,没想到周明那个家伙也没回。

周明在一旁挠挠头说,“昨天晚上和马淼一起去喝了点酒,然后一不小心就……”显然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这句话没说完,周明在那里嘿嘿直乐。

“你们也真快,我和娜娜这么久都没呢,唉,人比人气死人啊。”我在这里叹气到,或许真的是我的动作太慢了,都和娜娜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居然还什么事都没做。

“你就装吧。”周明一脸的不信,“那你说你昨天晚上去干嘛了,是不是和你女朋友在一起,老实回答!”

“是。”我点点头,“但是我们没……”

不容我说完周明就打断了我的话,然后一脸贱笑的冲围棋和潘晓说到,“大家都明白了吧,七哥这是深藏不露,我算啥啊,咱七哥女朋友可是学校的校花。”

潘晓也在一旁接腔了,“不过我们只是听说七哥的女朋友是我们高一的级花,可是从来都不认识的,七哥哪天把嫂子叫出来给我们认识认识?”

“好吧,下次大家有空的。”我冲他们点点头,确实,娜娜和小黄毛,王萧他们都认识,但是和我寝室的哥们现在还一眼都没见到呢,我这件事做的是有些不地道了。

“oh,万岁。”周明和潘晓两个好基友相互拍了一下掌欢呼到,“终于可以认识级花了,这可是我们屌丝最大的梦想啊。”

我鄙视的看了他俩一眼,然后上床上去躺了一会,在想着待会应该怎么和谢镒说。

按照我之前想好的方法是,既然时间太少了,王萧那边等不及,我就不能慢慢的发展势力,而是得多做出一些让大家服气的事情。

男生寝室里,能让大家心服口服的事不多,最简单的,就是站在一个公平的角度上,去把那些平时欺负人的,都拔掉,得民心者得天下。

这样绝大多数人,觉得我可以,感激我了,我在站出来做老大的时候,应该也就没多少人反对了。

当然,肯定会有少数的刺头,会反对,那些将来我站出来做老大的时候,可能不服我的人,现在我也会先努力的拔掉,理由很简单,随便安插一个就行,比如他们欺负了其他同学。

当然还有那个光头男,既然李子锐都给我承诺了,说光头男后面的杨勇他会牵扯住,那么我何不第一个就踩着他来上位。

当然这是个机遇,这个上位我希望是靠我们高一的住宿生,而不是靠蛮子他们,如果这件事情做好了,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说,我带着我们高一的,把高三杨勇手下的势力给打赢了。

这件事对我的好处不不言而喻。

高一住宿生里,我除了我们寝室的这几个哥们之外,在也没有能动用或者认识的人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所以这个谢镒,是出现在我脑海中的第一人选。

能让王萧都夸奖的人,一定不简单,只要这个谢镒能够完全的支持我,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做多了。

整理好了思路之后,我走出寝室,向谢镒告诉我的那个宿舍走去,他的门牌号是,214,在我的楼下。

他们寝室门关着,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门口的时候,我稍微有了一些不安的感觉,我长出了一口气,希望是我的错觉吧。

我敲了两下门,然后里面有个男生喊到,“谁啊。”

“我是柳七,来找谢镒。”我的话说完没几秒,门开了,我往里面一看,他们寝室里黑压压的全是人,看到门口我之后,都盯着我看着。

“进来吧。”给我开门的那个小子冲我笑了一下,然后让开一个身位让我进去。

我刚刚踏进门,就听见“嘭”的一声,门被关住,我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发现他们眼里全带着一些不含好意。

“哪个是谢镒,这是什么意思?”我眯着眼,冲人群中问去。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大汉,走到我的面前,盯着我看着,但是没有说话,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你是谢镒?”我看着面前的大汉问到。

他冲我咧嘴一笑,紧接着我看到他的拳头似乎捏了起来,胳膊上的肌肉也开始蓄力,不好,他似乎要动手。

现在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提前制服他,让他没机会出手,但是我看着周围围着这么多人,而且我找谢镒还有事要做,寻思了一下,我只能先忍着,静观其变。

果然不出我所料,没过几秒钟,对面的那个大汉就毫无征兆的抬起一拳,就向我的面门打了过来。

我之前就已经看出来他要动手了,提前做好了准备,所以在他打过来,他的拳头快要打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的时候,我的头微微向旁边偏了一下,躲掉他的拳头。

他看一拳没有打到,紧接着刚刚挥出的那个拳头,握成掌,往下一压,抓住我的肩膀,我就感觉到一股大力顺着肩膀传到我的身上。

他把我的肩膀往他那边一拉,我看到他的膝盖已经微微抬起,明显是要把我拉到他的身边,用膝盖顶我的腹部。

看出他接下来的动作后,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立马应对,用手抓住他那放在我肩膀上的胳膊,然后顺着他的用力,倒着撇了过来一下,他因为吃痛,才把我的肩膀放开。

在他放开的时候,我急速往后退了两步,才刚退掉不到1秒钟,就看到他的腿迅速的抬了起来,顶在我刚刚的位置上,如果刚刚我没退开的话,就这一膝盖的力度,应该会让我受不了,说不一定就直接躺在这了。

眼前这个大汉的出手,从刚才抓我的肩膀的力气,明显要比一般人强,虽然赶不上王萧他的那种程度,但是也不会相差很远了,而且他占到了一个先出手,气势上是压着我的。

我没想到谢镒会一进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开始动手,看来也是一个相当狠的角色。

“谢镒,我今天来找你是王萧说你是他的兄弟才来的,我不想伤你,你要是在这样下去,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冷着脸冲面前的大汉说。

大汉还是没说话,接着又向我这边跨了一步,看样子还是想要出手。

我的心里也有些愤怒了,本来想好好的来和谢镒谈事情的,但是没想到一进来就遇见这种事情,如果在躲下去,我迟早有疏忽躲不掉的时候,那时万一被他打到了,他们这么多人,也就该趁乱一起上了。

不管这个谢镒是怎么想的,我都不能在忍了。

这次在大汉又想抬起拳头的时候,我率先出手,抬起一拳就向大汉的胸口打去,我没有选择面门,是为了最后再给谢镒留一些面子,毕竟他也是王萧的兄弟。

大汉显然没想到刚刚还只知道躲的我现在居然主动出手了,愣了一下。在他发愣的这一霎那,我就已经拳头打在了他的胸口。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这一拳砸在他胸口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就好像是打到了一个石头一般,面前的大汉在我打到他的时候他也反应了过来,冲我冷笑一下,然后接着挥出拳头。

这次距离很近,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急忙矮下身子,接着我就感觉到他的拳头擦着我的头皮滑了过去。

这次能躲开他的攻击我都没想到,毕竟距离太近了,还以为肯定会硬挨一下的。

我冲他笑了一下,现在我也感觉到了,原来这个大汉的攻击速度一般般,只是和平常人一样,出手的力度也只是比常人大一些,这对我倒是没有什么威胁了。

出手速度,就是他的软肋。

但是他的恐怖在于他的防御,我刚刚蓄力的一拳,打在他身上,他居然连点反应都没有,真的算是皮糙肉厚。

我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大汉,他看样子似乎是想要和我一直打下去了,不过还好,看样子只是要和我单挑,他旁边的那些人都站着看着,没有出手。

你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了,只是个硬一点的石头而已,我不信一直打,一直找,还能找不出你身上的弱点。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乎就是我虐他了,由于他的速度很差,我差不多可以说是掌握好位置,他就再很少能碰到过我。

即便是偶尔碰上了,他的那些力度,在我躲开关键的部位,他也只能让我微微疼一下,也远远不能对我构成威胁。

终于在一次我一脚踢到他小腿处肌肉的时候,他脸上露出的痛苦的表情,然后没站稳一下摔倒了。

我没有趁胜追击,而是走到他的身前,伸出手,“起来吧。”

他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最终还是把手递给了我,我扶了他一下,他站了起来。

扶着他起来之后,我看了一下周围那些围着的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么?看来今天是我来错了,谢镒,没事我走了。”

<武汉中际医院p>我冲面前的大汉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这个时候,我听到后面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声音,我转头看过去,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生,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我是谢镒。”他看到我看着他,张口说话了。

“什么?”我现在也有些惊讶了,我之前没有见过谢镒,而且当初王萧也只是告诉了我一个名字,并没有说谢镒的样子。

我一直都以为面前和我交手的那个大汉是谢镒,没想到他居然不是,真正的谢镒一直在人群中看着我呢。

看着谢镒站出来,我转眼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谢镒一定是不知道我的深浅,所以才叫他的哥们出手试探我,然后他在一旁观察着,看我究竟值不值得他来帮忙。

“刚刚和你交手的是我的兄弟,叫他威子就行。”谢镒写着冲我笑着说。

“嗯。”我点点头,认清了局势之后,我也静下心来,“我来的目的你应该知道吧,你的意思是?”

“嗯,我知道,王萧曾经给我说过。”谢镒点点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看到我是个瘸子之后,心里有什么想法?”

我想了一下,回答到。

“上天拿走了你的一部分东西,就肯定会还给你另外更多更好的,不是么?”我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谢镒。

“呵呵,那你觉得上天还给我了什么呢。”

“你的头脑,还有你的这些好兄弟。”我说到这的时候顿了一下,“还有你将来的老大,我。”

这句话我说的很坚定。

面前的谢镒,一看就是心高气傲的主,而且从今天他让我先等他半个小时,我可不会傻傻的认为他是真的有事,他应该是为了磨磨我的耐心。

来到他寝室后,他没有主动出面,而是让他的小弟来出来试探我,他在一旁看着,一般人遇到一进来后就被打,肯定会平静不下来心,然后就会错误百出,这个时候,他就能看出我究竟是怎么样的水准。

最后一点,他一个瘸子,战斗力就算不是0,那也应该是10以下的渣渣,在这个以打架为王的高中,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护,还能得到王萧那么高的评价,除了有一个聪明的脑子以外,我想不出来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优点。

对于这么一个聪明的人,我来的想法他应该很清楚,我想得到他的拥护,所以也不和他绕弯子,而是直接告诉他我要做他的老大,这样直接一点,效果反而更好,至少能证明我不虚伪。

“哦?”谢镒听到我的话笑了起来,“你这么有信心能做我的老大?要知道,我和王萧,也只是哥们关系,他都不敢说他是我的老大。”

“王萧,现在不也承认我是他的老大了么?”我一脸的笑意,但是眼睛却死死的盯着他。“那你觉得我刚刚的表现,不够做你的老大么?”

“进到寝室后临危不乱,反应很敏捷,而且身手很不错,发现大威的弱点,能够迅速的出手打倒他,最后在打赢了大威之后,还能本着谦和的态度。”他又想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这样想起来,似乎,认你做老大也蛮不错的。”

“哦?没想到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既然你都这么夸我了,那你还等什么呢?”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

“是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

谢镒又盯着我看了半天,似乎想看清楚我的脑海中的所有想法,但是我的脸上只剩下了平静,最终撇撇嘴,“我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不熟……”

他的这句话说完,就笑了起来。

“哈哈。”我也跟着笑起来,有了他的这句话,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他的内心已经选择了会帮我,至于熟不熟,以后有的是时间让我们熟。

这次我算是捡到宝了,我的身边从来都不缺那些能打架的猛将,最缺的是一个出谋划策,军师一类的人。

而军师,可以说是一个团队里必不可少的核心人物,他的头脑,在加上其他人的实行,才能把遇到的事情,出色的完成了。

面前的这个谢镒,无疑是那个军师位置最好的人选,既然遇到他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给拉了进来。

“对了,今天来找我什么事?”谢镒问到。

“王萧现在面对的问题你知道吧?”

“嗯,知道点。”谢镒点点头。

“上次我看到孙星辰和疯震两人在一起吃饭,他们关系特别好,所以说,王萧已经没时间了,住宿生这边……”我说话的时候没说完,而是看看那些在旁边站着的人。

毕竟人多口杂,我们谈论的这件事,最好还是别让太多人知道,看到房间这么多人,我有点担心,即使在这个房间里的人都是谢镒的心腹,也难保不会有人说漏嘴。

我内心里还是希望有些事能单独和谢镒谈谈。

谢镒看出来了我的顾虑,笑着冲周围的哥们说了一声,“好了,大家先散了吧。”

众人听到谢镒的话,也都点头冲谢镒告别,明明知道我们要谈很重要的事情,所有人肯定都会好奇,但是谢镒发话后,大家能听,而且没有人会反驳。

从这可以看出,谢镒的驭人手段应该也相当不错。

一分钟后,屋里剩下的人,就只有我,谢镒,还有那个威子了,连谢镒他们寝室的人都跟着那些人群,不知道出去去哪了。

看到我在看威子,谢镒冲我点点头,“放心,威子跟我好多年了,他完全是自己人。”

我点点头,接着说到,“住宿生这边我们的动作必须得加快了,如果不这样的话,王萧那边坚持不了多久。”

“嗯,这个也是我一直考虑的事情。”谢镒听到我的话点点头。

“王萧现在的势力,在高一稳稳的压了孙星辰和疯震一头,而他们单独任何一方已经对抗不了王萧了,所以那两股势力才会联合起来。只有把王萧搬倒,孙星辰和疯震才能有发展下去的路。至于升入高二后,孙星辰和疯震后面的分赃和分配,两虎在争斗,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最起码他们的实力都差不多,谁都有做老大的希望,不把王萧搬倒,那么他们就一点希望都没有,所以他们走这一步棋,不过是早点晚点的事。”

我看着眼前的谢镒,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这寥寥的几句话,就已经把高一的势力,还有他们之间的矛盾给分析的完全彻底。

我之前也有想过,但是我没想的这么深,只是认为他们之间的矛盾,没想到居然牵扯到后面升入高二之后再抢这个年级老大的关系。

喝了一口水,谢镒接着说到,“最为关键的是,现在马上就要期末了,听说我们学校历年来都有一个规矩,每个年级的大混,都会开一次会,来选定接下来,学校的这些势力的头脑,换句话说,选定每个年级,甚至是整个学校的老大是谁。”

停了一下,谢镒接续说到,“而且,据说这个会议的主持者,是学校的某个头脑人物,这个意思你懂么?就是说经过了这次会议,那么他们就是学校默认的势力,我觉得这才是疯震和孙星辰两个人这么快联手,想要动手的原因。”

“还有这样一个会议?”我皱着眉头看着谢镒。

“你一定认为这个很荒唐吧,最初的时候我也不信。”谢镒笑了一下,“但是这个是我认识的一个和我特别铁的学长告诉我的,他,不可能骗我。”

“那为什么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

“不止是你不知道,我估计连王萧也不知道,这件事,快到期末的时候,才会有人专门去通知那些他们认为有实力参加的人。”

我想了一下,似乎也是,自古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黑白两道,学校,自然也不会缺少。既然不能完全消灭癫痫会遗传吗学校的各种势力,那么能够找出一个人控制住这些势力,能够为学校所用,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

而之所以很少知道这件事,这很明显了,学校要是暴露了支持学生发展势力,那这个学校可以说就不用开了。

但是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还是有些沉重了,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居然会牵扯到这么多,而且这次关系到王萧势力能不能继续存在。

“那你对这件事有什么办法么?”我问谢镒。

“没有。”谢镒摇摇头,“我要是有办法也就不会这么久,还是在这里坚持着这一点小势力,早就去帮王萧了。”

我把我心里的那些关于主动出手,然后打出威信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想法倒是挺好的,我之前也曾经想要去试试,但是事情没那么简单的。”谢镒听后摇摇头。

“怎么?”

“首先,哪来的那么多的人让你来帮助,而且所有人都是被欺负惯了,想怒而不敢言。其次,住宿生里很多时候,不止是你有了威望,大家就会出来拥戴你,替你做事的,就算你成为了住宿生老大,在和疯震、孙星辰他们对抗的时候,没有太多的人来站出来支持你,那也什么用都没有。”

我笑了一下,“那是你不能,不代表我也不能。”

我现在的资本可以说是已经不薄了,在高一年级里,我是王萧的老大,这要度过这次难关,参加了那个什么会议之后,就有相当大的机会成了高一的老大。

而在住宿生里,如果我有需要,蛮子肯定不会放手不管的,蛮子在住宿生里的实力可以说是不弱,是高二年段的整个住宿生的头头之一。

有了蛮子的帮助,在将来我上位的时候,至少就能少了很多的骚扰。而上位后,能不能让他们来帮我,这就得靠后面的个人魅力了。

“我能做到,你信么?”我看着眼前的谢镒。

我能看出来,谢镒本来应该也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人,从他暗中发展的这些势力来看,一定也曾经热血过,不过因为现实的挫折把他给压倒了,所以他现在才会有这样的心态。

如果能有个机会,我相信,凭借谢镒的头脑,一定能在这里混出一片天。

我没个谢镒再细说,而是盯着他。我看到谢镒的表情依然有些犹豫,接着说到,“咱们还年轻,难道就这么混了过去了么?为了我们自己的梦想,也为了那些兄弟,是龙是虫,我们就博他一次又如何!”

谢镒终于咬咬牙,眼神中露出坚定的神色,“好一个是龙是虫,咱们博一次又如何,七哥,我干了!”

他的这句话,也是给了我信心,有了谢镒的支持,那么对我后面的计划,成功率无疑又增加了不少。

“你说的那个光头男的事情,我这边倒是能帮你一下,我这段时间,虽然没在住宿生里混的太明白,但是我这些兄弟,也一个个是和我真心的,如果用的到的话,他们绝对没有二话。”

“嗯,那我们就先从光头男入手,你帮忙把他的作息一类的查一下。”我点点头,“然后其他的地方你多帮我看着点,有没有谁被欺负的,或者哪些特别刺头的。”

“好,我尽量。”谢镒点点头。

“这才对。”我冲谢镒笑到。

“我之前见过李子锐,不得不说,现在的我们和他差的太太远了,我希望我们能在以后的两年内,达到他那种程度,高中就这么一次,我希望,我们兄弟能够一起站在学校的巅峰,让大家仰望。”

我向谢镒伸出手,“一起加油!”

谢镒也伸出手,“七哥,一起加油!”

我们的手牢牢的握在了一起,我在谢镒的眼中也看到了那久违的热血在燃烧。

……

走出谢镒寝室门口的时候,我也松了一口气,其实刚刚在刚进到谢镒他的寝室的时候,我也是忐忑不安的,特别是看到了那么多人。

就包括到打倒威子后,我当时都一度把这件事,给放弃了,认为也许这方面的路走不通了,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我今天的表现,被一旁的谢镒看到,还给了我这么高的评价。

而且谢镒的头脑,我实在太需要了。

经过这次谈话,我已经感觉到,谢镒的内心已经靠向我了,我毫不夸张的说,能得到谢镒一个人的帮助,对我来说,比在多给我几十个小弟都来的划算。

接下来,就是收拾光头男了,我刚刚已经给谢镒说过,让他去派人摸清楚光头男的事情,然后找到机会,就干他丫的。

这也是我让谢镒帮我办的第一件事,也是证明他本事的,我相信谢镒能做的到。

刚刚在谢镒的寝室,一下就呆了将近一个小时,等回到寝室后,周明他们几个都在午睡,我也静悄悄的躺到了床上,又想了一下之后的事情。

谢镒口中的,我们高中大佬的那次秘密会议,到时李子锐和杨勇肯定参与的,还有高二的各个势力的头脑,甚至还有学校的实权人物,心里倒是真的很期待。

以我现在的实力,到时应该会有我的一席之地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感觉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喊着,“迟到了,快起床快起床。”

我睁开眼睛一看,围棋在那里慌慌张张的才从床上穿衣服,然后边穿衣服边喊到。

“几点了啊。”周明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看时间,猛地坐了起来,“我操,围棋,就差五分钟上课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围棋也在那着急,又一脸委屈的说,“刚刚看产生癫痫病的原因有哪些书,睡的太晚了,所以没起来。”

“潘晓,别撸了,起床了。”周明冲潘晓喊到。

我们睁开眼的时候,潘晓那家伙,居然看了一下下面,然后接着闭着眼睛转了个身子睡了起来,现在是夏天,我们在寝室睡觉,可都是没穿上半身,只穿着下半身大短裤的。

我能清楚的看到,潘晓这个家伙的手,居然伸进裤子里面,不知道是他的习惯,还是他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看到了潘晓的这个动作,尴尬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穿上我的衣服跳下床。

周明看到潘晓还是没有动,也已经穿好短袖跳了下去,然后摇着潘晓的床大喊到,“别睡了,快起床。”随着床的摇动,周明身上的肥肉也不断的颤抖着。

感觉到床的摇晃,潘晓一下从床上翻了起来,眼睛都没睁开的就说,“怎么了,地震了么,明哥、围棋、七哥,快逃命。”

我听到潘晓的话忍不住笑了一下,围棋也笑了,周明爬到他的床上冲着他的脑袋就拍了一巴掌,“还在做梦呢,迟到了。”

潘晓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周明然后又眨眨眼,“原来没地震啊,我还梦到正在和女神XXOO,突然地震了呢。”

地震你妹,只有三分钟上晚自习了,速度起床,要不不等你了。”

“什么,只有三分钟了?我操。”潘晓才如梦刚醒一般的骂了一声,然后套上半袖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等我们刚刚往教室那边跑,跑了一半的时候上课铃响了,我郁闷的看着旁边和我一起撒开脚丫跑的他们。

好像从我开始住宿后,天天迟到了,我是被他们给带坏了么?

“慢慢走吧。”我听到上课铃已经响了,所以停下了跑动的脚步,“我才想起来,我们晚自习是没老师的,刚刚跑的那么着急干嘛。”

“你们真好啊……我们班主任脑袋抽风,每天晚自习都会来看着的,今天我们三人死翘翘了。”周明看到我停了了脚步,他们也停下来等我,而且在一旁做出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看你说的严重的……”我不信的撇撇嘴,一个晚自习哪有那么重要。

“不信你问他俩。”周明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我一定不信,让我问围棋和潘晓。

“七哥……我们真的会死的很惨的。”围棋也难过的说。

“那你们快跑吧,迟几分钟去和老师说说,应该没多大问题。”我冲他们说,我去晚了没事慢慢走过去就行,他们班主任要真的那么变态的话,那他们还是先走吧。

听到他们这样说,我才感觉到,貌似我们的班主任,真的挺好的。

“七哥,我们先走了啊,你慢慢散步。”他们说完就继续向前跑了过去,边走还边回头给我再见。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感觉心里很暖,这种寝室兄弟温馨的感觉,真的很珍贵。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