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

时间:2019-10-29 19:28:15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

第三章 孤儿?

“啊!你们看!乌龟缩进壳里了!都怪你,把他吓唬住了。”女孩对着3号喊道。
“怎么可能?它是只乌龟,怎么可能会懂咱们人类的语言?”
说是缩壳,可看了半天我都没看到这只龟的壳在哪里。于是从那些“蓝色鳞片”处开始挖一挖沙子,这才看见了龟壳。
我说道:“我看这只龟这么奇怪,不知为什么来到了这里,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吃它了吧。”
约德尔人说道:“我也觉得不要吃的好,可是我们该怎么对待这只龟呢?”
7号说道:“不如我们把他送回海里吧,它在这里也怪可怜的。”
我们一起附和道:“好啊,好啊。”

女孩问道:“可是我们该怎么把它送回海里呢?”
3号说道:“那还用说?当然是推进去啦。”
“可是你看,我们连他的壳都不知道有多大,怎么推啊?”
沈阳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ans:2;letter-spacing:normal;color:#000000;word-spacing:0px;-webkit-text-size-adjust:au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约德尔人说道:“那还不简单?我们找两根树枝,利用杠杆原理,就很轻松的把他弄进海里了啊。”
“什么叫杠杆原理啊?”
“这个杠杆原理吗,就是用一根杠杆的原理,说多了你也不明白。”
“哼,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

7号说道:“好啦,不要闹啦,我们快去找树枝吧,但是我们得留下来两个人看着,剩下的人一起去找好不好?”
3号自告奋勇的说:“看守乌龟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好啦。”
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哪家好ound-color:#d4e0ec;text-indent:0px;font:14px/24px 宋体;orphans:2;letter-spacing:normal;color:#000000;word-spacing:0px;-webkit-text-size-adjust:au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那么你呢?0?”
“我…我也留下来好了…”
“那好吧,我们三个去啦,你们要小心!”
“嗯,你们也要小心。”

说罢便挥手告别。看着那只龟还缩在壳里面一动不动,我便和3号攀谈起来。
武汉羊癫疯都去哪治rm:none;background-color:#d4e0ec;text-indent:0px;font:14px/24px 宋体;orphans:2;letter-spacing:normal;color:#000000;word-spacing:0px;-webkit-text-size-adjust:auto;-webkit-text-stroke-width:0px" />“听12号说,他们几个都是孤儿,我也一点记不起来关于我父母的事……”
“谁说我是孤儿啦!!!”他突然对我大吼道。

“我没有说啊……”我略带胆怯的说道。而他也没再说些什么。走到一旁,开始摆弄地上的石子。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和他一样,摆弄起了石子。玩着玩着,他走到了我的身旁,说道:“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好,我一定保密。”

“其实……你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一直是一个人……”
我心里一惊,听他继续往下说。
“我出生在皮儿特沃夫,一直在那里流浪,那是一个崇尚科技与魔法的城市。你看那里。”说着,他指给我看“看到那个红色的亮点了吗?”
“嗯……”
“那个亮点是由比尔特沃夫城市最核心的魔法科技建筑——海克斯魔法科技塔。”
“哦……”

“从小我就告诉自己,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科技魔导师,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在海克斯魔法科技塔的最高层和我心爱的人看这片大海。后来突然有一天,我听到几个来自祖安的人说,艾欧尼亚的均衡教派每年都会收留大量的孤儿,对他们进行培养,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

“忍者?”
“嗯,没错,忍者。你还不知道呢吧。均衡教派是一个忍者组织,不同于一般的刺客联盟,忍者使用的不是魔法,也不依靠科技。而是依靠一种特殊的忍术能量,使用忍术。”

“忍术?”
“嗯,传说中均衡教派有三大分支,每个分支有不同的忍术,无论是刺杀、支援还是干扰,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可是……我并不记得我怎么来到这里的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昨晚好像做了噩梦,说了好多梦话。”
“梦话吗……我说了些什么?”
“我也没听的太清楚,就是老听到你喊爸爸妈妈,还有就是反复的提到‘闪电’这个词。”

“闪电?”
“嗯,对了,均衡教派每年收留的都应该是孤儿啊,你有爸爸妈妈吗?有的话怎么会是孤儿呢?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我……不知道……”

“哎......有父母的感觉很好吧?”
“或许是吧……来这个岛之前的所有事我都记不起来了…..”
之后我们便没有在说些什么,只是和他说过之后,忽然感觉我的父母可能还活在世上,只是出于某种意外,让我到了这个怪异的地方。他们或许不是很有钱有势,但他们应该很爱我,不会把我一个人丢下的。

没过多久,7号和12号的女孩以及27号的约德尔人带着工具一起回来了。不得不说约德尔人非常有科技方面的天赋,只是简单的几根木棍和藤条,再加上一块不大的石头,就把那只大龟撬了起来。
我们又合力把他推进了海里,或许是由于龟壳上面的尖刺太锋利,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事实上还是因为3号太冒失,才被扎破了手指。不管怎么说,救了这样一条生命,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这座岛的昼夜很平均,白天和晚上各十二个小时。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忙活了大半天把乌龟送回海里,此时已经快要伴晚了。正当我们觉得会饿肚子的时候,那只乌龟出现了,嘴里叼着好多条鱼。
奇怪的是,这只龟不是用四只脚爬,而是用两只脚站起来走路。走到我们面前把鱼放下后,就默默地回到了海里。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善有善报吧?之后约德尔人用木棍和椰子叶配合找到的一些松油,点燃了火,饱餐一顿烤鱼后,我们便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们白天慢慢在附近慢慢探索,寻找食物。靠着约德尔人制作的简单道具,我们只用两个人操作,就可以把椰子从树上打下来。时不时的,那只龟也会走上岸来给我送些小鱼,在这不知名的小岛上,我们就这样坚持了将近一个月。
在第三十天的时候,事情有了新的进展。那一天早晨,我们正在睡觉,忽然被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带到一个地方。那几个人都戴着面具,不同我们说些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好乖乖的跟着他们走。

期间3号想要找个机会逃跑,却发现刚一转身就动弹不得,只好乖乖的回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就是均衡教派的忍者了。不一会,我们来到了我一开始醒来的那个地方。地上有几具尸体,应该是一开始原地苦恼的那几个孩子,看来他们没找到吃的和水,就在这里被活活饿死了。
尸体在太阳强烈的照射下,已经面目全非,再加上一直没有吃到些东西,干干瘪瘪的,只剩下皮抱着骨头。我看了看周围,几乎每个孩子都已经被太阳晒得黑黑的。那个8号凭借自己的身手果然也活了下来。

“这些就是第53批中最后下来的孩子。总共有二十七人,死了十三人。”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人对一个带着黄色面具的说道。黄色面具示意推下,几个青色衣服的人便都退到了他的后面,他轻咳了一声说道:“恭喜,我的孩子们,你们经受住了这一个月的生存考验,已经有资格进入均衡教派了。”

听他这么一说,很多人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色,特别是3号甚至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倒是那个8号,依然无动于衷,忽的,他看了我一眼,让我觉得背后冒出了不少冷汗,只好急忙转过头来,继续听那个黄色面具讲话。
“不过,别高兴太早,这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入门测试。进入均衡教派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

听到这,又有好多孩子流露出了遗憾的神情,3号却轻轻的说道:“嘿,我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然后在皮儿特沃夫城的海克斯魔法科技塔上面和心爱的人看海的。”
小毛球不屑道:“你要是能成为优秀的忍者,我就会成为比黑默丁格更优秀的约德尔人科学家。”
7号说道:“嘿嘿,那到时候你们一定要记得来我这个均衡教派之主手下帮忙啊。”
12号说道:“好啦好啦,你们几个,还是赶快听人家讲话吧。人家讲话的时候窃窃私语多不礼貌啊。”
3号做了个鬼脸,安静下来。

“均衡教派有三大分支:暮光、暗影、狂暴。每个分支有不同的忍法和奥义。也从事不同的任务。像暗中观察你们在这岛上动向的,就基本上是暮光一流的忍者们。但这些暂时不用你们考虑。你们能否加入哪个分支就要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了。我们会发给你们每人一些基本的刃具:手里剑、忍刀、双刀。并交给你们均衡教派的秘术:炎爆。”

“如果我们学不会呢?”一个背后印着2号的小男孩问道。
“学不会自然就说明你们没有成为忍者的天赋,自然是不会被均衡教派收为弟子的。但是我们会把这些无法成为忍者的孩子送到艾欧尼亚的军队中,成为军队的一员,保家卫国。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忍不住张口问道:“我的父母在哪里?”
听我这么一问,下面的孩子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8号那家伙的脸上也难得有了一丝笑意。让我虽然觉得脸红,却也不甘心。

那金色面具说道:“你们都是孤儿,要么被父母遗弃,要么父母不在世上,是均衡教派收留了你们,培养你们成才,所以就不要想什么父母的事情了。均衡教派就是你们的家。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现在跟随我们回到艾欧尼亚的均衡教派,进行下一次的训练吧。”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