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地图 >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34

时间:2019-10-29 18:51:06
英雄联盟之碎裂虚空34

电视机里反复播放一段录像,录像里的画面正是爆炸的那片区域。


“对这个事情,你们怎么看?”


慎紧锁眉头,关掉了电视机。


房间里座无虚席,尽管塔里克的别墅很大,但几个人坐在一起,竟然也有了一些家的温馨感觉。


阿卡丽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杯奶茶,极为自然的将两条雪白的大腿搭在了慎的大腿上——虽然天气已经转冷,可房间里的空调开得恰到好处,非常温暖,阿卡丽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和一条短短的牛仔裤,完美无瑕的洁白美腿尽显无遗,这样的搭配让一个原本冷冰冰的刺客少了一些冷艳的气息,多了一丝小女人的神态,她的红唇轻啜着吸管,漫不经心的说道:“还能怎么看?用电视看呗!不用猜就知道是那些懂得黑暗魔法的人搞的鬼,他们要干什么就让他们干去,关我们什么事儿,好好享受生活就行了。”


慎被阿卡丽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紧绷着身子不敢乱动,老脸通红。


“阿卡丽姐姐,怎么你这段时间话变多了啊?跟腰子哥关系也越发好了起来耶!你以前不是老阴着一张脸吗?”


薇恩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嘴里含着棒棒糖,看着慎的表情,似乎有些想笑。


“你......你个小屁孩懂什么!一边去!大人的事情你......少搀合!我不是给了你几本关于护士的书吗?乖乖看书去。”阿卡丽脸微微一红,忙不迭的解释道:“我跟慎是同门师兄妹,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我们关系好难道很奇怪吗?”


“嘿嘿,关系好?我看关系也就那样吧,估计是春天快来了,两颗寂寞的心要开始发芽咯!”


提莫贱贱的笑着,肥胖的身体窝在沙发里动弹不得,他的身上缠满了绷带——自从伊泽等人回来之后没有多久,提莫就回到了别墅,虽说他在那场战斗中因为隐身逃掉了没有受伤,不过回来的时候被伊泽等人冠以不够意思的处分打了个半死,又被阿卡丽用了多于平常包扎伤口几倍的绷带“包扎”了一遍,仅剩下一口气。


“啪!”


一个不明物体以飞快的速度砸到了提莫的脸上,乳白色的液体瞬间炸裂开来,流了一脸。


阿卡丽阴沉着脸:“怎么,还能动弹吗?伤好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再给你复查一遍?”


提莫顾不得擦去脸上的奶茶,躲在沙发里瑟瑟发抖,很快就从沙发上消失不见。


“哎呀,你看他那副可怜的样子怎么还下得去手呢?作为女人,不是要多一点温柔,少一些暴力吗?阿卡丽,不是我说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你跟腰子暧昧不清,就差住到一个房间里去了,人家提莫又没有说错什么,就事论事嘛你说是吧?秀恩爱也总得有个限度,老是当众没羞没躁的摩擦身体,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情何以堪呀!”


伊泽饶有深意的笑着,眼珠子直溜溜的看着阿卡丽的双腿不肯挪窝。


阿卡丽没有说话,顺手操起一个靠枕准备故技重施,塔里克身体一扭,挡在了伊泽的面前。


“哟!这是谁家的小媳妇儿啊!见不得老公受欺负是么?哟哟哟,瞧这幅护短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对他的男人干什么呢。”


阿卡丽轻轻放下了靠枕,嘴角带着戏谑的微笑,语气中掺杂着浓浓的酸意。


塔里克一愣,顿时脸就红了起来:“阿卡丽......你......你胡说什么!”


“够了!”


阿卡丽还想挤兑几句,被突如其来的厉喝打断,不满的转头望去,看到泰隆极为不耐烦的盯着打情骂俏的几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做这些无聊的事情,难道你们看不出这件事情有多么严武汉癫痫在哪家医院治的好重吗?”


“咳咳......”塔里克不好意思的轻咳了几下:“这件事情,估计就是卡尔萨斯或者暗影岛的那帮人干的,既然我们都能恢复能力,想必他们也能,我看可能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那里打斗才会引发爆炸,英雄之间相互切磋很正常,有什么严重的?”


泰隆冷笑一声:“你们都知道我的身份,我来自诺克萨斯,虽说我不懂得魔法,但是跟着他们久了,难免也会学到一些东西,这次的爆炸是黑暗魔法引发的没错,但是却不仅仅是因为黑暗魔法而已,那片爆炸的区域很广,以卡尔萨斯他们的实力,根本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产生这么大事故的原因只有两种可能——这次战斗的规模很大,至少要几十个懂得黑暗魔法的人一起爆发,要么就是他们的实力获得了很大的增强。”

<昆明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p>

“没错。”艾瑞莉娅撇了一眼泰隆,对他的分析表示赞同:“就像泰隆说的,如果是第一种可能的话,确实跟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如果是第二种可能的话,那么我们就得小心了。”


薇恩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到利害关系,问了一句:“可是就算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是第二种可能,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哼,以你的那颗榆木脑袋,确实想不到什么后果。”艾瑞莉娅鄙夷的看了一眼薇恩,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少数掌握黑暗魔法的人中,只有卡尔萨斯的力量最强,他的黑暗魔法也最纯正,既然是黑暗魔法,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这个世界并不是瓦洛兰大陆,这是一个科技极为发达的世界,根本就不需要黑暗魔法的存在,如果真的是卡尔萨斯所为,你们好好想想,卡尔萨斯的最擅长的是什么?他的实力,又是怎样增强的?他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哦!我知道了!”薇恩恍然大悟:“我知道卡尔萨斯的大招是唱歌!我想,他增强自己的实力,一定是为了参加天朝好声音这个节目!他想成为一个歌手!哼!那个可恶的家伙肯定是看到了阿狸姐姐现在唱歌成了大明星眼红,也想成为大明星去赚钱!就凭他那样还想成明星呢!做梦呢吧!长得那么丑!”


众人:“......”


阿卡丽伸手指了指薇恩的房间:“去,做作业去,把《护士资格考试辅导》抄一遍,我明天早上要看!”


“啊?为什么?人家昨天才刚抄完一遍,那本书很多字诶!要抄一个晚上的!我不抄!”


薇恩哭丧着脸,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阿卡丽,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下一秒就要流出眼泪来。


阿卡丽大吼一声:“现在!马上!立刻!快去!信不信明天不给你买海绵宝宝的玩偶了!”


“那么凶干嘛,人家抄就是了。”


薇恩瘪着嘴,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阿卡丽指了指泰隆:“你,继续说。”


泰隆看着薇恩离去的背影,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严肃了起来:“卡尔萨斯那个家伙......跟斯维因他们差不多,老是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如果是在瓦洛兰大陆还好,那里有很多实力强大的人可以阻止他们的阴谋,可惜这里是人类世界,人类虽然制造出了很多具有毁灭性的武器,但终归还是普通的生物,最糟糕的是,卡尔萨斯的能力来源,正是这些弱小的人类,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干的,那么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作为他实力增长的奠基石,肯定是牺牲了无数的普通人类,那个家伙野心很大,现在又处于人类世界,所有的人类,都有可能成为他实力增长的祭品,我们不能放任不管,即使这些人类跟我们没有多少关系,可毕竟我们也是他们思想的产物,也可以把人类理解为我们的父母,退一万步说,你们认为,卡尔萨斯会放过我们吗?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我们都应该阻止他。”


众人陷入了沉思,他们明白了,泰隆说的是对的。


塔里克摇了摇头:“可是我们和他的实力相差太大了,就算把我们拼光了也无济于事,虽说我们的能力各有不同,但来到现实世界之后,大多数都成了摆设,比如我,除了能抗一些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用处。”


伊泽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表情,在他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焦虑:“不行,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管。”


“哦?天才小黄毛,你又有什么主意了?不妨说出来听听,反正我们也不会采纳,你别憋坏了。”阿卡丽打趣道,她还对之前伊泽私自带着慎大闹酒店搞得遍体鳞伤的事耿耿于怀。


伊泽仰头看着天花板,没有与阿卡丽斗嘴,良久,他叹了一口气,充满了惆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类要把我设计出来了,还给我取了个探险家的名号,原来他们已经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才设计出我这个绝世大英雄来拯救他们!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副担子,好重!好重!”


阿卡丽翻了翻白眼:“切!真是井底的癞蛤蟆,不知天高地厚!”


“嘟嘟嘟!!!”


这时,房间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塔里克立即站了起来。


“不好,有人闯进来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