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0

时间:2019-10-29 18:31:53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00

  彬少又盯着雨馨看着,似乎想要看出一些什么,最终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我知道,他是默认了。
  我转头看到雨馨还在那里,进退两难,偏偏又说不出话来,拍拍她的肩,然后对雨馨说到,“好了,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但是我把话说完,雨馨却没有走,反而在那里犹豫着,我顺着她的眼神,发现她在看彬少,想了一下,也明白了什么原因,“彬少,这个小妹……”。
  我说完,彬少也明白了雨馨在担心着什么,冲她点点头,“去吧,放心不会为难你的。”说完之后,彬少又想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在你这种女孩子不多了,就冲你今天晚上的表现,这张支票是奖赏给你的。”
  他说完看着雨馨,但是雨馨却坚决的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要这钱。”
  彬少听了她的这句话,反而笑了起来,“今天我倒是让一个小姑娘给我上了一课,不过,不知道是说你傻呢,还是说你笨呢,哈哈。”
  雨馨的脸上微微通红,有些不敢看彬少,低声说到,“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彬少点点头,然后对那雨馨说道,“那你出去吧。”看着雨馨离去的背影,笑了一下,“没想到,我想花钱还有花不出去的时候。”
  说完他拍了一下沙发说道,“好啦,不说这些了,来来来,喝酒喝酒。”说完他转头又对留下的那几个女孩子说到,“刚刚那个小丫头不要这钱,这十万待会你们也分了,我刚刚的那十万你们也分了。”
  败家子啊,绝对的败家子,他这句话说的没有一点点的心疼,就好像二十万不是钱而是纸一样,我操,这钱都相当于是我们这里的三分之一套楼房了,就这么的丢了出去。
  似乎是看到我眼神的不对,彬少笑了一下说,“那个老混蛋赚了很多钱,我一辈子都花不完,而且这些钱很大的一部分都是昧着良心挣的,现在我只是帮他把钱散出去点而已。”
  我想了郑州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一下也释然,没有听说过曹维东有别的子嗣,那他赚钱将来必定都是给这个彬少的,而彬少一个学生能花多少,估计他曹维东赚的钱,彬少十辈子都花不完了,这才叫真正的高富帅,一次性几十万拿出来和玩的一样。
  虽然我的眼神有异,但是此刻彬少也没有看我,而是眼睛在那几个公主身上,似乎是在欣赏着她们。
  也不得不说,我们这里的公主都长得相当不错的,绝对该翘的地方翘,该细的地方细,再加上现在清一色的制服,她们脸上不像那种学生妹那样好不化妆,也不像这里的小姐那样浓妆艳抹,而是微微的一点点淡妆,不失清纯,又饱含着成熟女人的抚媚。
  从刚刚彬少拿出了钱说要分给她们之后,她们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现在,她们一个个的眼神中,似乎是娇羞,但是在这娇羞里还带着一些挑逗,甚至有的故意把衣服往下拉了一些,为了吸引彬少的注意。
  她们四个女孩子,这二十万,也就是说每个人能分五万,五万块钱,在现在这个社会上,可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了,足够让一个女孩子不知廉耻一次。
  彬少在那几个女孩子的身上看了一会,似乎是饱足了眼福,就在有女生故意的想要往他身边靠着的时候,他却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把这个哥们给伺候好,那待会还有奖励。”
  “还有奖励?”其中的一个女孩子低呼道。
  接着她们就纷纷的站了起来,眼中放光的看着我,甚至一起往我身边走了过来。
  我操,这是要闹哪样,我心里暗暗说到,但是嘴上却只是说,“彬少,不用了吧。”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有胆大的公主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抱着我的胳膊,风情的扭着她的身体,以及小蛮腰,对我撒娇到,“小七哥哥。”这腻腻的声音,估计能把所有,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叫的骨头发软。
  我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惊人的柔软和弹性,毫无疑问,那是有个公主正用着她丰满的胸脯,紧紧的挤着我的手臂。
  虽然我一直有娜娜做女朋友,但是现在放假,已经好久没有碰她了,平时和叶蓓蓓在一起,在我心里把她当作妹妹,我也是没有跨越雷池一步。
  此刻突然有了如此的诱惑,我心中一下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我想要把手抽了出来,但是这个公主现在抱的很紧,我试了两下非但没有抽出来,反而像是在做某种活塞运动一般抽动了几下,她胸脯的质感完完全全的传到了我手臂上的神经,然后忠实的把这种感觉传给了我的大脑。
  我估计现在我肯定是满脸的通红……

  我努力的对这个公主做出一副严厉的样子,可是她此刻的双眼充满着春情,而且似乎压根没看我的脸部,而是专心致志的抱着我。
  我本来想把这个公主推开的,但是我的手接触到她身体的时候,却一不小心感觉到她柔软的皮肤,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再用点力气,就能把她那娇嫩的皮肤给碰破一样。
  所以我只好收手,看到我的想推又不敢真的用力,这几个女孩子更是两眼发光的看着我,就如同看到小绵羊的大灰狼一样。
  其实我之前在的表现就已经很多在这里工作的女孩子就很有好感了,在加上我现在的地位,我人也长得算是清秀吧,所以现在可以说是在我们这里相当不错的一个男朋友的人选。
  毕竟在这种场合,如果有个主管做男朋友,也会对这些公主好很多。
  也就是我面子薄,而且一直以来除了那次打架,都是以和善的态度对大家的,她们才敢这么调戏,如果是周博,他们敢这样做才怪。
  “各位姐姐,我错了,你们饶了我吧。”对女孩子我总是狠不下心来。
  可是我说完了之后,这几个女孩子不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嬉笑了起来,“小七哥,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一个女孩子吐气如兰,一时间,香气四溢。
  我感觉到了一个过分的女孩子,甚至用手轻轻的探进了我的衣领,然后用修长的手指在我的胸口上轻微的滑过,我浑身打了一个颤。
  尼玛,我操,在这样下去任柳下惠也扛不住动心。
  我让自己努力的做出了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可是这个MM似乎是知道我不会怎么着她们,继续嬉笑着调戏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自己还真是不能对女孩子怎么样,只好把目光向彬少他们求助了过去,这些女孩子,严格的说起来还是我的下属,但是她们都比我大,我也不好去说她们。
  这特么也太煎熬了,我宁愿和上次的那个虎哥的手下在打一场架都不愿意这样。
  在一旁的彬少看到了我的窘姿,微微的一笑,然后示意那些女孩子退了下去,她们本来不想的,好不容易有一次能调戏到我的机会,但是又看了看桌子上的支票,还是乖乖的退了下去。
  看着她们退开,我也才出了一口气,看来是我真的是太“和蔼”了,说话没有一点点用,对女孩子居然连个威慑力都没有,还是钱有用,以后得努力点摆出自己硬汉的姿势。
  “小七,难道你还是个处?”就在我刚刚把心放回肚子里的时候,彬少突然向我问了一句。
武汉老年癫痫病治疗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我愣了一下,然后半饷,才点点头。
  我的回答,不但彬少笑了,房间里的这些家伙都笑了起来,彬少笑着说,“小七,你现在多大了?”
  彬少问我到,“16,”我说到,说完后又想了一下,“不对,已经17了。”
  “恩,17。”彬少听了我的话点点头,然后又问我道,“你知道我们之中破处最晚的是谁么?”
  “啊?”我皱起眉头,他问我这个问题干嘛。
  不过在彬少说完之后,我看了一下房间里,看到张传文的目光有点尴尬,很明显,最晚破处的肯定是他。
  彬少在那里笑着说,“那个最晚破处的童子鸡,还不快站出来说说。”
  “彬少,别玩了,是我啦。”张传文在一边终于忍不住说到,不过他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些怨念,“当初劳资的处男,就特么那样让你们给卖掉了,我操。”
  “哦?处男被卖掉了?”听了张传文说的这句话我有点疑惑了,现在的处男还能被卖掉么?
  彬少在一旁说道,“当初是我们几个人做的一个实验,毕竟那个小子那么晚还是个处男,说出去也不好听是吧,这个家伙,一个很喜欢她的女孩子追了他好久,可是他偏偏什么都不懂,那个女孩子以给我们介绍女朋友为代价诱惑我们,本来当兄弟应该抵御住一切的诱惑的,但是没办法,她的那些女性朋友可是一个个的都太可爱了,没有男人能够拒绝的,所以,某天我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一起叫传文出去喝酒,然后在酒里放了一点点小东西,当然,里面掺杂的东西是那个女孩子买的,后面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当然,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愧疚,毕竟发生这件事怎么都是传文占便宜嘛,哈哈,是不传文?”
  我看到彬少在说这话的时候,李传文在一旁一脸的郁闷。
  “额。”彬少的话,倒是让我有些呆滞了,还能这样,这算是男人被迷奸么?女人迷奸男人不犯法么?
  不过我估计也没有哪个男人被迷奸后会去告的。
  接下来,彬少说的那件事情,更是让我彻底目瞪口呆了,“刚刚我说过了,传文是我们之中最后一个摆脱处男的,那一年,他十五岁。”
  我吞了一下口水,看着这里的人,十五岁就是这里面最后一个摆脱处男的,那么剩下的人,他们是多大不是处男的?
  我现在十七岁了,都还处男一枚呢,我以为我当时如果和娜娜发生关系绝对算是早的了,没想到……
  看来以前从网上看的那些大神说,高富帅一般在16岁之前,就肯定和女孩子“啪啪啪”过,果然是真的。
  “所以说,小七,你的速度太慢了哦。”彬少对我微微一笑,似乎在这个笑里有深意,他冲我说道。“要不,学当初对传文那天,对你……”
  “我觉得这个办法可以。”李传文在一旁急忙点点头,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幸灾乐祸,这家伙,一定是自己被女生给强推了,就想让别人跟他一样。
  “彬少,别开玩笑了。”我听了之后无奈的说道,虽然我心里一直都希望能够摆脱处男之身,但是和那种被女孩子给主动的,相对比,我想所有男生都喜欢在上面。
  “我没有开玩笑。”彬少认识的说道。
  “咳咳,那个,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这次不好意思啊,这杯酒算是我赔罪了,哥几个玩好啊,玩的开心,下次来一定陪好大家。”我说完快速的拿了一杯酒一口吞了进去,然后往出就走。
  我如果在不走的话,不知道这几个家伙还打算做什么,我和他们在一起可以说是完全性的处于下风,没有一点点的优势。
  “这就被吓走了啊,看你这熊样。”彬少看到我要走了,笑着说了一声。
  “是啊,没办法,胆小是天生的呢。”我开玩笑的冲他说道。
  而李传文则在一旁替我说道,“让他走吧,毕竟他要上班啊,和我们不一样。”
  现在还能替我说话,我冲李传文投去一个感激的神色,他对我报以微笑。
  出来了之后,我看到周博则还是站在门口,他看到我出来,急忙向我问道,“小七,里面怎么样,没事儿把?”
  我冲周博笑笑说道,“恩,没事的。”
  周博叹了一口气,“哎,这几个公子哥,背后的势力大,每天打也不行,骂也不行,甚至都不敢说话说重点,真是愁啊。”
  他说完看着我,“不过,今天他们居然松口了,小七,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无辜的耸耸肩,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我想了一下,然后对周博说道,“大概是他们和我的年纪都差不多吧。”至于这句话的真实度有多大,我也不知道。
  “恩,那我再这看着吧,有什么事的话,我叫你。”周博冲我说道。
  “好,那我先回去了。”
  “哦,对,刚刚那个叫雨馨的丫头,让我转达一声,她谢谢你。”周博说道。
  周博说的话,我也没在意,毕竟,作为主管,在我们这里有人受委屈了,站出去是很正常的,两次遇见这个雨馨,只是她的运气太差,经常出事而已。
  彬少和李传文他们玩了不久就走了,听周博说,貌似应该是去后面的慢摇吧和桑拿部HI了,周博说的时候,我脑袋中又浮现了那个念头。
  这帮家伙,居然最晚的15岁就不是处男了,他们应该阅女无数了吧,在想想自己,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想了一下,给娜娜打了个电话过去,毕竟,今天见到她的时候有些误会她了,而且后面再见到涂思豪的时候,我当时已经醒悟到了,我是爱娜娜的,这段时间都没有去和她联系是我的错,也是因为我的原因而导致现在的情况的。
  如果我这段时间天天都陪在娜娜身边,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电话很快接通了,从那里面传来娜娜的声音,“你是?”
  这小妮子还不知道我的新号呢,“娜娜,是我。”我对她说道,我相信她肯定能知道我的声音,可是就在我又准备说话的时候,娜娜那边的声音一下冷了起来。
  “你把涂思豪打了,是么?”
  “是,怎么了?”我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小七,你做的也太过分了。”娜娜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她冷冰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是,涂思豪是在追我,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追我,但是我向你保证,再我没有同意的时候,他和我之间什么都没做,可是你呢?什么都不问,过来就打架。”
  现在,突然感觉到心好凉,呵呵,娜娜和我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用过这么冷的声音,就为了一个涂思豪,那个装b的富二代来责怪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她的声音。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了,当初那个对别人都不敢说话,和我说一句话还要脸红半天的娜娜,呵呵,现在呢,耳朵中冷冰冰的声音依然传了过来,刺激着我的大脑。
  “你知道么,涂思豪之前说他要告你,他的家里在法院有关系,如果告了你,你肯定得坐牢的。”说到这的时候,娜娜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到,“不过是我去找他说,说了很久他才答应的,你现在已经没事了。”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在听到他说他去找涂思豪求他,让涂思豪放弃告我的口气里,居然带着一些可怜,可怜我。
  是在觉得我打人了,会坐牢,然后可怜我么?听到这的时候,我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去求他是吧?谁需要你去了,你把自己当做什么了,我告诉你,我自己做事自己当,人是我打的,他特么的调戏我女朋友就该打。”我在不知不觉中,口气也生硬了起来。
  他去求涂思豪,那个小三?任哪个男人,他的女朋友去让小三放过他,他都不会还能冷静下来的,我也一样。
  “你知道涂思豪他之前找我去做什么了么?”
  “我不想听,这一切都是借口,我对你很失望。”娜娜说完这句话,我就听到那边传来了电话的挂机声。
  我呆呆的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一个人在原地愣了半天,这个电话,我是怀着一腔的热情打给娜娜的,本来想给她道长春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歉的,可是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变成了这样,就为了一个涂思豪?
  是我错了?遇见那种抢别人女朋友,还找上门来羞辱的小三,而且这个小三还恬不知耻的说多少钱能离开,又是各种炫耀自己的家境,好像世界上除了他没有别人能给人幸福一样,面对这样的男人,打他一顿是我错了?
  这个电话打完后,我的心一下的沉到了谷底。
  在原地站了很久,我才从这种状态中醒了过来,我武汉小儿癫痫治疗最好的医院又看了一下电话,想给娜娜打了过去,但是现在打过去还有用么?呵呵,大概在娜娜的心里我的一切都是错的,而那个涂思豪什么都是对的吧,刚刚连我的解释都不听。
  我苦笑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我去向周博请了一个假。周博因为我今天帮他解决了彬少的那个麻烦,所以心情很好,没有一点点的为难我,直接说许了,说就当我提前下班了,我想去哪就去哪,有什么事他替我扛着。
  我向周博道谢了之后,走出KTV。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