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在战争学院混日子(十二)

时间:2019-10-29 16:11:07
在战争学院混日子(十二)

 “你是谁?快醒醒!”我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踢我了一下,力度不算大。
  我张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约德尔女孩叉着腰惊讶地看着我。
  我挠着头不好意思笑笑起来了,然后那个约德尔女孩下到上打量着我说道:“你是从哪来的?”
  然后我把我从在战争学院坐好运姐跟普朗克的船来到这,然后他们丢下我回去了这个苦逼的经历来龙去脉地跟那姑娘说了一遍。
  当然,我还特地把其中的情节修改了那么一丢丢...
  比如说我说蛮三刀专门派一个浑身肌肉的女人虐待我,不给吃不给上学,艾希想劝蛮三刀都劝不了。
  那姑娘把我请进屋子,她说她叫凉子。
  一听到我是联盟里来的英雄,她挺激动的,她就一直问我关于英雄联盟的事情。
  “想不想知道我召唤到召唤师峡谷的表现?”我装作神秘兮兮地问。
  “想!”她睁大了眼睛期待地看着我。
  【一名打酱油的群众:咳咳,注意!阿布又开始吹了!】【阿布:没你事!快打酱油去!】“当时!一阵雷电劈过!一阵暴风吹过!吹呀吹呀!我就来到召唤师峡谷咯!我跟商店老头买眼,眼原本是75块,可是那老头说一看到我就觉得我特有福相,就给我降价降到25块!我跟好运姐走下路,我说我当辅助吧!你就是ADC,然后好运姐深情脉脉地看着我,她说,我太强大了,比她还强大,所以好运姐辅助,我来当ADC!”
  “好...好运姐...是这样的人?”
  “听我说完!然后中间一大部分的人头我都收完了,到后来团战的时候,我开大招立马拿了个十杀!”
  “等等,不是有五名敌人五名友军吗...应该是五杀吧?怎么是十杀...”
  “这个...”我说不出话来,其实当时没十杀,但是超过五杀了,有几个人头就是拿了友军的人头...我总不能跟人家说我错手打友军吧?这多不好,我想了想,接着说道:“那是因为对面的敌人都买了那啥能原地复活的装备,那叫啥甲了我忘了,反正能原地复活!我刚拍死对面五个拿下了五杀,他们原地复活了,我又拿了五个人头,所以是十杀!”
  “哦!~明白了!你那么厉害啊,对了,你的称号是什么?”
  我得意地笑着说:“石块投手——阿布!”
  “记住了!”
  我伸了个懒腰,然后不知怎么的,咔嚓的一声,我坐的木板凳一个角折了...我一屁股摔在地上。
  其实在我刚坐下去的时候,就感觉那板凳有些摇摇晃晃了...
  “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了你不是约德尔人,个子比较大。”凉子说完便把那板凳拿开,她再看看四周,再看向我说道:“能委屈你坐地上吗?因为我们着地方的东西都比较小...”
  “哦哦!没关系!”我边苦笑边坐在地上。
  因为我没地方去,今天遇上了凉子,凉子对战争学院英雄联盟啥的挺向往的,正好我又是从战争学院来的,她说让我在她家住几天。
  晚上我打地铺睡,凉子拿了家里最长的被子给我盖,可是那被子对我来说就一毛巾。
  我就这样在班德尔城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咬着一根稻草在农场闲逛。
  突然土豆机斥候队长领着一群斥候队员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们来找我干嘛?我可不去见你们的长官!”我说道。
  “不是,今天我们巡逻,外边一群声称是来自联盟的英雄坐着海盗船说要接你回去!”听豆豆刚说我,我一下子老激动了,我跑到屋子里跟凉子道完别,就激动地往峡谷外跑去,中途太激动的原因,头又撞到岩石上了。
  我离开了峡谷,重新站在海岸上看着那艘来接我的船,普朗克在船头朝我摇摇手,示意我上去,我激动地跑上了船。
  “怎么来接我了?”我问。
  “我们刚回去,蛮三刀就叫我们来接你了,估计德莱文把我们带你来班德尔城的事情跟蛮三刀说了。”普朗克慵懒地说道。
  “要不是蛮三刀给我们金子来托我们把你带回去,我们可不会过来的。”好运姐很不屑地说道。
  我没说话,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头。
  这时我听到船外头一阵很大的响声,像荆州哪些医院治羊羔疯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我边跑出去看。
  一个少年躺在船上,脸上黑乎乎的,身子也是,只穿着一条破烂的裤,看他的样子像是刚经历了一场火灾。
  “哪家的孩子?从天上掉下来的?”好运姐嫌弃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年。
  “怎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呢?哈哈”普朗克很讽刺地大笑着。
  这时那个少年醒了,看着围在他身边的我们,他说了一句话:“现在你们带我去哪?”
  船上的一个伙计把他扶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少年跟我们说他刚刚所在的村子被什么仇人烧了,他自己侥幸逃出来,接着跑着跑着就跑到了悬崖,然后没来得及刹车,就掉了下去,醒来就在这艘船上了。
  至于他叫什么他自己都忘记了,他就知道他村子着火,自己跑出来。
  “算了,给你起个名字!叫什么呢?让我想想”我想了一会,说道:“以后我们就叫你阿坑吧!就这么定了!”
  “哦呵呵呵呵阿布你起的名字真好听!”好运姐捂着嘴笑。
  “还特别有创意!”普朗克接着说道。
  那个少年愣愣地看着我们,以后就叫他阿坑了。
 我们回到了战争学院,蛮三刀早就等着我了,他看起来非常气愤,好像我抢了他的钱似的。
  他先是当着不少人的面把我训了一顿,那叫一个唾沫满天飞呀。
  等到他停下来不再骂我的时候,艾希走过来,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额头,说:“额头是不是撞到什么?又红又紫还流血。”
  我点点头。
  “那保姆被我们请回去,现在你回来能和以前一样自由了了,但是,你得给我自觉点,不准逃课不准闯祸!”蛮三刀严厉地说道。
  应付完蛮三刀,我就回宿舍了,我刚打开宿舍门,一个枕头就往我脸上砸了过来。
  “阿布!你这几个星期滚哪去了?”玛吉娅问。
  我没说话,找衣服去洗澡换。
  “你这几天不在,我们可想死你了!”默西迪丝说道。
  听完默西迪丝说的那一句话,我感动得差点哭了,我转头望着她们:“你们也会想我的么?”
  “那是必须的!你不在了,就没有人给我们欺负沈阳癫痫病医院好吗了!”曼迪的这一句话让我的心顿凉哒哒的。
  洗完澡,吃晚饭,照例出来逛逛。
  逛着逛着老远就看到凯利文在跟安妮牵着手呢。
  我朝他们挥挥手,刚想打声招呼,我还没开口呢,凯利文立马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很苦逼地看着我笑说:“呵呵呵阿布呀?我突然间想起来我还欠王二蛋武汉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钱,我马上去还!”说完凯利文就溜走了。
  我嘀咕了了一句:真自觉!
  安妮看到凯利文跑了,也追了上去。
  安妮刚走,一个女巫就走过来跟我说联盟的一位考核员找我,叫我过去,然后我就过去了。
  “召唤师跟我反映了,他们说你们大招很强。”考核员搅拌着咖啡。
  “那是!必须的!”我得意地甩甩头发。
  “但是强得太过头了,连队友都打着了,他们说这是漏洞,要修复!”
  “所以你们要修复我?当我机器呀?”
  “当然不是,我就是求你”考核员的脸变得苦逼了起来“你这白痴以后别打错队友了!”
  我在回去的路上想,召唤师说的什么QWER是技能键么?漏洞?修复?呵呵,我是穿越了一个游戏的世界吗?召唤师是不是就是玩家呢?
  呵呵呵,怎么可能呢?不可能!肯定不是!我怎么可能会穿越到游戏来呢?不可能...
  英雄联盟英雄联盟...第一次来到这听到这四个字就觉得挺熟悉的,在哪听过呢?在哪听过呢?想起来了,曾经班里的男生就经常聚在一块讨论着一个游戏——英雄联盟。
  难道,我真的是在游戏里的世界吗?不可能,不可能...呵呵呵,我冷笑着安慰自己。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